年輕的吃瓜人,正在從豆瓣遷徙 科技公司為何沉迷造動物 我去三線城市做直播帶貨 Gucci家族沉浮錄 清華大學汽車系學子創業,「懌星科技」完成數千萬Pre-A輪 連投三家服務機構,加碼互聯網醫療,字節跳動的醫療夢進 創新食補品牌「Yololand有樂島」完成天使輪融資 印尼生物制藥公司Etana完成新一輪融資,君聯資本領投 四位海歸博士聯手創立,靈明光子獲數千萬元B1輪融資 中國糞菌移植藥物首次獲得美國FDA臨床試驗批準 最后的贏家 李易峰等加盟接替張某瀚的人出現了 佳幫手與西安華遠Hi平臺聯合開展世界清潔日主題活動 福建疫情涉及3地超70人 校園檢出境外輸入關聯病例 夢回斯卡拉歌劇院,La Koradior《至臻匠心》武漢高定藝 視頻會議巨頭Zoom股價跌至52周低點,逢低買入嗎? 東芝大連公司將撤出中國 當前部分員工已不再上班 美強迫臺灣買100套魚叉導彈 價值866億新臺幣 北京環球影城門票半小時售罄 優速通產品銷售火熱 外交部回應臺灣駐美機構或更名 已向美方嚴正交涉 關注福建仙游新冠肺炎疫情 累計76人感染 消息稱,醫藥公司Maravai股東計劃拋售2000萬股A類股票 莆田疫情或已在學校傳播10天 小學生被感染的人數可能已 人民日報:甘當“塑料演員”遲早涼涼 烤架制造商Traeger第二季度營收同比增長39%達2.13億 31省新增本土59例 均在福建 泉州2名感染者已打2針疫苗 尚在醫學觀察無癥狀感染者3例 90歲老人考科目三一把過 有希望成為中國最年長駕駛員 多地倡議中秋國慶就地過節 疫情何時得到控制 多部委發聲娛樂圈迎七大變化 有關部門亦針對行業亂象有 莆田累計48例確診28例無癥狀 疫情存在外溢的風險 先買后付巨頭Affirm總收入增長106%達到25億美元 廈門本輪疫情累計確診12例 目前均病情穩定 最后的贏家陣容官宣 請觀眾們且看且珍惜 裁決要求蘋果全國性補救措施,Zynga保留玩家游戲中錢 生物技術公司Impel NeuroPharma宣布發行300萬股普通股 美國SEC主席希望公開私募基金費用,提高債券市場透明度 武田制藥dengue疫苗宣布今年將在南美和亞洲申請批準 為滿足對對鋰需求,Albemarle承諾將金屬產量增加一倍 網絡安全公司SentinelOne第二季度收入同比增長121% 從量價關系看,A股、美股的上漲誰更健康,騰訊可以抄底嗎 瑞安航空因價格未能達成一致,取消波音737MAX 10訂單 拜登公布史上“最嚴”抗疫新政:要求更多美國人接種疫苗 Twitter宣布新功能允許用戶通過發布供訂閱內容賺錢 數字貨幣交易所Coinbase第二季度利潤飆升4918% AMC或將與體育聯盟協商美國橄欖球聯盟賽轉播權 Sea逐步開拓金融支付業務Sea Money及電商平臺Shopee 美國勞工統計局:8月只有11.9%新工作是為女性提供的 值得關注的一只高收益股息美股:JPMorgan Chase 窮瘋了快速掙錢的法子,適合投資新的小額創業項目有哪些 中國NMPA宣布,Merck治療食管癌藥物Keytruda獲批
  首頁 ? 投資 >

我去三線城市做直播帶貨

4892-09-14 16:31:58來源:

漂泊了14年,48歲的劉權,沒想過還能在家鄉繼續他的事業。

他是吉林通化市人,在深圳創業7年,8月剛把團隊搬到長春。在2011年投身電商行業后,他做過電子商務網站、數據分析、天貓代運營,直播電商大風刮過,他也是“弄潮”大軍之一。

他發現長春做快手的直播電商主播多,但專業的服務商少,回來以后,他們很快在這一領域站穩了腳跟,9月合作都已經排滿了。

以前在深圳,劉權回老家僅是坐飛機就得4小時,還不算往返機場的時間,現在,3小時就能開車到家。沒了鄉愁,工作也順風順水,都讓劉權覺得,這個決定是對的。

像劉權這樣,因為直播電商,從一線城市“遷徙”到二三線城市的,還有張建軍。他在上海生活了20多年,一直在世界500強企業擔任高管,今年4月,他被“直播電商之城”臨沂的順和直播基地從上海挖了過來。

他有著極漂亮的履歷:是某知名外資銀行前中國區副總裁,了解資本運作,在全球四大快遞公司之一的TNT當過高管,熟悉供應鏈管理,還和全國最大的購物頻道《東方購物》有過合作,經驗豐富。

BOSS直聘曾經做過一個報告,顯示在2020年上半年,直播帶貨主要崗位的人才需求量是2019年同期的3.6倍,求職者規模是2.4倍。同時,希望進入該領域的求職者,平均工作經驗明顯提高,擁有三年以上工作經驗的人才比例為56.5%,同比增長了11.5個百分點,專業人才正涌入直播電商行業。

一直以來,“北上廣深”被視為中高端人才工作的首選之地,現在,新的浪潮正帶動城市新發展,杭州成為了電商之城,合肥抓住了新造車,長沙與網紅品牌綁定,直播電商的風口,勾連著專業人士去到了更多的二三線城市,比如快手電商主播扎堆的臨沂、長春、沈陽等地。

回到長春后,生活如何?

劉權回答了8個字,“順勢而為,特別輕松”。

去還是不去?

怎么跑到這么一個小地方來?

聽說張建軍要從上海去臨沂,朋友們最愛問這個問題。他也糾結過,他是江蘇丹陽人,年輕時被外派到上海工作,就留了下來。已經50歲的他,習慣了這個城市的節奏,也習慣了帶有甜味的上海菜。

他上次去臨沂,還是十幾年前作為銀行工作人員,去當地考察經濟情況?!拔锪髦肌迸R沂來往的車多,大車小車,板車貨車,在街上穿梭,“塵土飛揚”。

張建軍告訴深燃,是老朋友說服了他?!八艺f,你一直都在給別人做高管,人生大部分的黃金時間,都沒有自己創業過”,這一點觸動了張建軍。直播電商是風口,又有機會發揮老本行,“是該搏一次了”,他說。

考慮半個月后,他接過一家臨沂頭部直播電商公司拋來的橄欖枝,擔任產業園總經理,幫助公司進行資本運作,尋求上市。

相比張建軍最初的猶豫,劉權決定把團隊從深圳搬到長春,只花了1天時間。

在微博的黃金時代,他獲得過“2008年搜狐十大IT博主”“2011年通信行業十大微博”等稱號。長期接觸前沿信息,觸覺敏銳,這也是他早早投身電商行業的原因。

2021年,正在經營的其他短視頻平臺流量策略改變,劉權團隊的業績陷入谷底。7月,他和同行喝茶時,聽說快手服務商有個操盤手模式。

這時快手電商正處于高速增長期。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,平臺上有消費意愿的用戶在變多,2021年Q1,其人均訂單同比增長57%,單均訂單同比增長27%;消費者結構在改善,上半年高線城市的電商購買用戶占比達35%,貢獻GMV超過33%,并且Q2月均客單價,同比增長了近30%。

他主動聯系平臺后,“7月29日,就去石家莊快手基地學習了”。

觀摩了兩場快手操盤手的操盤直播,他了解到,和之前接觸過的運營服務不一樣,操盤手要配備所有的直播角色,囊括主播、助播、運營、投流、視頻、節奏、后勤等,幫助主播開專場快速提升。盡管如此,他知道憑借團隊的積累,一定能勝任。劉權告訴深燃,當場他就表示,“能做,愿意做”,希望平臺給機會。

8月1日,他帶著團隊十多人,從石家莊直接飛往了長春。

劉權能這么快做出決定,跟直播電商行業的迅速發展和平臺明確的扶持態度有關。就在7月22日,快手電商剛剛召開了名為“造風者”的服務商大會,明確提出要“大搞信任電商,大搞品牌,大搞服務商”。

在劉權團隊到達之前,更早來到臨沂的陶子,已經率先創造了一個成功的故事。

她祖籍江蘇,一家人在新疆生活,小時候就跟在爸媽身邊,照顧蔬菜生意。

2017年,陶子23歲,還是“直播電商”不太為人所知的年代。陶子說,她本來想去江蘇開奶茶店,但做了20多年蔬菜批發生意的爸爸讓她上臨沂,“說南義烏北臨沂,他們小時候都往臨沂跑,可以拿貨回家賣”。就這樣,她拖著行李箱到了臨沂。

前半年給別人打工,接著努力開自己的小門店,由于踩上了快手的風口,兩年時間里,她的直播地點從小檔口轉移到100平米的出租屋,再到2000平米的商場二層,最后在直播基地盤下一整棟大樓。目前,直播總銷量超過1000萬件,日均GMV達到700萬。

越來越多的人,期待著這股浪潮,能夠改變他們的人生。

適應與扎根

理想豐滿,但換城市工作,實在傷筋動骨,剛到臨沂不久的張建軍,渡過了一段適應期。

從上海趕到臨沂,他開了9小時的車。天在下雨,路上堵車,到臨沂時天已經黑了,當天張建軍就被拉著開會,開到了將近夜里12點。

剛來臨沂的前兩個月,他有點不太習慣。上海的菜偏甜,山東吃飯咸,早飯尤其讓他吃不慣,直到偶然走進一家浙江人開的早餐店,才算把問題解決了。

他的日常工作涉及直播基地的管理、接待、商務各類問題,忙得馬不停蹄。

張建軍告訴深燃,其實在這之前,他沒有直接做過直播電商,但他一張嘴,總有人認為他是行業老人。大約十年前,他在TNT做大數據時,跟當時全國最大的購物頻道《東方購物》有合作,知道通過熒幕銷售的全流程。

那時阿里巴巴也是他們的客戶,“那時每年會公布交易數據,但不知道這些數據到底怎么來的,我們開始做數據追蹤,為投放廣告、精準營銷做準備”,張建軍回憶,“客單價轉化率,這就是當時我們起的名字?!?/p>

有商家來向他咨詢,他過去積累的全能用上。比如,有快手商家問,賣蘭蔻小黑瓶,投流該怎么跟代運營公司談?他建議,要找到之前在平臺上購買生活用品最高檔的女孩,年齡25歲到35歲之間,“這樣投流才能精準,都是相輔相成的?!?/p>

看到不少人把他當成專家,他知道,自己選擇直播電商是對的。

雖然大學就是在長春念的,但在外漂泊多年回來后的不習慣,劉權也有。

之前在深圳,主播下播,到了凌晨兩三點,團隊還能一起出去吃夜宵,但在長春,“夜宵只有燒烤了”,他調侃。但好的是長春房租便宜,劉權從朋友那里租下2000多平米的場地,租金是在深圳時的五分之一。

劉權現在的工作和以前相比,也發生了較大變化,總結來說是“更?!焙汀案绷?。

之前是團隊去主播的直播間服務,但現在是主播來他這里開專場直播,不僅需要配備足夠的空間,還要配備直播時需要的所有角色,覆蓋直播的各個環節,包括開播前的選品、排品、直播腳本、直播預演、投流計劃等,開播時的人員補充、現場控制,播完后的復盤總結等。

他看好快手主推的操盤手模式和團隊的能力。以前他們幫助主播運營直播間,得從改直播間背景、完善道具等細節一點點優化,成長周期得3-6個月,“時間慢,真正有效果了,商家反倒不認賬了”。而快手的模式是,在操盤手的加持下,平臺會給予流量扶持,一場直播就能讓商家一個月的銷售額翻倍,立竿見影,商家自然滿意。

不過,他也會遇到一些問題。能夠在快手上生存一兩年的主播,都多少有些自己的堅持,“有時候你一糾正,他就不會賣了。怎么說服他們,是日常的主要任務”,劉權說,現在他們對小主播,是在小心翼翼的補強。最好的解決方式,就是用結果說話。

也是在這期間,他發現長春雖然聚集了很多主播,但很多人對直播知識、平臺玩法還不太了解。很多人問,這個產品怎么上小黃車?上架了我怎么看不到?物流評分怎么下滑了?甚至參加快手活動,獲得了獎勵,商家也不知道怎么在系統里領取。

這都讓他意識到,操盤手模式是市場需要的,留在長春的決定是對的。

二三線城市也有光明的未來

果然,不到1個月,劉權團隊就做出了一起標桿案例。

8月,他們為一位300萬粉絲的快手美食主播做專場,對方每個月GMV300萬,他覺得主播能力、直播表現都特別好,接手之后,他們計劃一天直播17小時,把銷售額做到200萬,經過提前一周的準備,最終直播10小時,主播賣出了321萬GMV,超額完成了任務。

由服務商配置強力團隊,幫助自己有能力但團隊能力還不夠強的主播實現快速躍遷,劉權找到了久違的成就感。

同時,他也被周圍的創業氛圍所帶動。

他在長春接觸到的小主播都特別拼,一天播8小時、10小時是常態,想實現躍遷的主播也多,來找他們的合作也是一個接一個,“還好以前在深圳也是快節奏,不然接不完”。

才一個月,他就已經計劃擴張團隊了,一個小操盤手團隊需要5人,他計劃到9月底,要組成兩個操盤手,到10月底,培養出3個操盤手團隊?!澳甑捉M到5個操盤手”,他信心滿滿。

對于未來,劉權有著更長遠的目標。

直播帶貨重要的是“人”和“貨”,現在通過操盤手模式解決了人的問題,下一步該解決的就是貨的問題?,F在長春的主播,大多是以前的夫妻店、批發商衍變而來的,比較缺貨源。劉權團隊計劃下一步,從廣州、深圳、杭州的快手好物聯盟調一些貨源過來,選場地做基地,讓主播有充足的貨品可播,不用花三五天等調貨。

一切都很順利,“順勢而為,順風順水”,劉權又感慨了一次。

張建軍所在的直播基地,一方面為主播提供直播場地和電商培訓服務,另一方面招募南方廠家入駐設置展廳。

他更直接的見證著直播電商給普通人帶來的改變?;叵袷侵鞑サ闹修D站,干大了就搬走,去經營自己的直播基地,干黃了,也就收攤走了,再換一撥新的人進來。

他看到過勤奮的服裝類女主播,沒多久就開上了瑪莎拉蒂,后來帶著上百人的工作室去了廣州。也看過轉型沒成功的夫妻店,想趕上直播帶貨風口,過來裝修了幾百平米的場地,運營了一段時間,生意沒有起色只能搬走。但總得來說,做大搬走的更多,“直播還是有紅利在”,他說?,F在他已經打算離開目前的工作崗位,他看好直播電商的前景,準備著下一步的規劃。

2020年,人社部發布新增職業,對帶貨主播這一職業給出明確定義:互聯網營銷師。直播電商團隊也將崗位細分為客服、倉庫、售后、財務、招商、運營、直播等部門。

而把握住直播電商風口的二三線城市,也因為專業化和地域特點,吸引著更多年輕人的加入。沒有大城市的內卷,這里只要付出了,也能獲得相應的回報。

根據《2021直播帶貨銷售排行榜TOP50》數據顯示,2021年1月,臨沂有5名主播入選全網直播帶貨排行榜Top50,占到排行榜的十分之一。

位于臨沂的稻田科技,孵化了快手大主播徐小米,隨著臨沂直播電商產業帶發展實現躍遷,越來越多年輕人主動加入,找到了自己的價值。

“00后”張繼元,就是臨沂本地人。他現在是稻田科技的員工,2018年加入后,被老板看中,負責管理倉儲中心,這是有120人的大團隊。張繼元告訴深燃,一批批貨從他們的手中,到交給快遞員,忙的時候為了看貨,他曾經大冬天直接睡在了倉庫。

睡在倉庫的經歷丁一也有。1998年出生的他,之前送過外賣、快遞,當過傳菜員。他肯吃苦,來臨沂輾轉跟了幾個主播,每天干活16個小時。丁一跟深燃說,后來他覺得主播徐小米很有潛力,在徐小米粉絲還只是100萬左右時,主動申請加入,干過倉庫雜活,在直播間幫忙上貨后,又主動申請加入投流運營部。這是行業里的新崗位,一切只能他自己默默摸索,做出成績后,很快成為了運營部負責人。

他們年紀不大,但早早扎進直播電商行業,肯努力肯學習,反倒先成為了行業里的專業人士。除了外來專業力量,本地從業者的自我提升,也在促進著當地的專業化發展,吸引更多行業人士加入,形成正向循環。

回憶過往經歷時,張建軍這樣形容自己的原始積累期。當他所在的行業是風口時,他只做了幾個月業務員,就成為了部門負責人,接著公司發展出分公司,他就成為了分公司老總。他覺得,那是時代機遇帶來的風口,推著他向前,但這背后的主觀選擇也很重要:選對行業,全身心投入,得有悟性。

這用來形容憑借直播帶貨起飛的普通人,也同樣適用。

做直播電商后,主播“祝哥”把在沈陽的批發生意交給老員工,自己回到了家鄉梅河口市。他做了20多年的五金生意,了解行業,言語真誠,很快成為快手的知名主播,2020年,祝哥的粉絲突破500萬,其在直播間的年銷售額已經突破2億元。

年輕時候在外打拼,大兒子不知不覺就長大了,回家他把小兒子一直帶在身邊,他告訴深燃,自己現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陶子一直把薇婭當目標,“想看看自己力量到底有多大,到底能做成什么樣”,她說。

108彩票